平安付与万里通大整合,陆昊会见平安保险有限

2019-11-27 03:56栏目:谈股论金
TAG:

29日下午,省委副书记、省长陆昊在哈尔滨会见了中国平安(601318,股吧)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执行委员会常委、平安普惠业务集群董事长兼CEO赵容奭一行。

平安普惠发现,聚合模式能够很好地连接了金融资源和小微人群。通过与平安集团内的其他公司一起,以及集团外的银行、保险、还有具备特定能力的非银机构一起,为线下的小微企业主、个体工商户和自雇人士提供借款服务,目前,平安普惠已经服务了超过1000万的客户,“他们主要都是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赵容奭在分享中表示。

  普惠金融整合完成

中省直有关部门和哈尔滨市政府负责人等参加会见。

三年前,中国平安开始孵化金融壹帐通,在前沿金融科技方面持续探索,服务整个行业。目前,在这个平台上已经开发出1000多项专利,为超过3000多家金融机构提供科技支持。通过支持银行业金融机构实现流程改造,提高他们服务中小企业的能力,也让金融壹账通逐步从“应用”走向“生态”。

  或为上市铺路

陆昊对赵容奭率平安普惠工作团队来我省就设立有关业务机构进行洽谈表示欢迎。他说,平安保险是国际化、专业化的保险金融集团,在产品创新、业务拓展和激励机制等方面取得了良好的业绩,平安普惠在我国消费金融服务领域取得了快速发展。黑龙江正在推动转型发展,通过金融深化推动市场化程度提高,省政府欢迎和感谢平安普惠在哈尔滨设立有关业务机构,省、市政府将在国家政策法规框架内给予支持。双方就商业模式、风险控制、有效金融监管等进行了深入交流。

图片 1

  赵荣奭表示,平安普惠整合后,将“天、地、网”资源全面打通,有机结合了陆金所P2P业务平台、平安直通的线上能力和平安信保强大的线下能力,客户无论在何时何地,不论短期融资还是长期融资,不论线上还是线下,不论贷款还是投资,都能够享受到简单快捷的金融服务。

著名经济学家、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在论坛中也表示,因为“小微企业没报表、抵押凭证,信用评级不完整,规模又小,所以从商业的原则来看它的融资很贵,贵和风险是匹配的,价格要覆盖这种风险。”同时吴晓求也表示,发展普惠金融“很多人说要解决中小企业融资贵的问题,我觉得可以解决它融资难的问题,它可以贵一点,但是你不能让它一点融资机会都没有。”

  7月22日下午,中国平安集团及旗下普惠金融管理层召开线上发布会,宣布平安普惠的业务整合已经完成,以业务规模计,平安普惠是目前中国最大的消费金融公司。

同时,陈心颖也认为,在提升银行业机构服务中小企业的能力和意愿上,科技大有可为。

  对于近期中国平安接连整合业务板块,在外界看来,这预示着旗下互联网金融子公司单独剥离上市的脚步越来越近。

小微企业无报表、无信评、无抵押的特点,让金融服务机构在开展同样一笔贷款时,比向大企业发放一笔贷款需要多耗费数倍甚至数十倍的人力、物力和精力。在风险方面,传统银行的贷款利率无法覆盖此类业务的高额风险成本。为覆盖小微企业信贷的高额风险成本,贷款机构须要收取较高的风险定价,导致小微企业融资需要承担更高的成本。

  平安集团总经理任汇川在内部信中用“金童玉女”这个词比喻平安付及万里通,他表示,两家公司的合并“就像是一段完美的姻缘”。

针对中国普惠金融发展的现状,吴晓求在分享中表示 “要进行金融机构的调整,我们要创造一系列为小微企业服务的金融机构,这个金融机构是不是商业银行?不见得,非银的是可以的。”吴晓求表示,我们在这个方面创新不够,探索不够,同时判断也有问题。“大家对这些企业小微贷款还是有偏见的,社会没有形成一个主要的合力去支持它。”

  7月22日,平安付一名不愿具名的部门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整合是由集团高层主导,目前的架构没有任何变化。我们也是在很突然的情况下收到通知,平安做决定从来不会跟基层员工商量”。

作为非银行机构的代表企业,平安普惠正在探索实践这样互补合作的聚合模式。“要服务好小微企业,贷款机构必须有完美而且全面的业务能力,具体包括在各种场景获客、通过线上、线下等渠道为客户提供咨询服务、运用大量数据和科技进行风控、有效分散风险、同时还能保证资金充足且成本低等。但是,现在市场上并没有一家从业机构有上面说的所有能力。我认为可以通过跨行业、多企业的合作解决这些问题”。赵容奭表示。

  就在平安付与万里通宣布整合的3天后,7月22日,中国平安集团宣布平安普惠的业务整合已经完成,以业务规模计,平安普惠是目前中国最大的消费金融公司。今年3月18日,平安集团将直通贷款业务、陆金所辖下的P2P小额信用贷款及信用保证保险事业部三个业务群剥离后成立“普惠金融”部门后的新一轮业务重新梳理。

在平安体系内,平安银行的零售转型得到行业内的关注和认可。通过在各个业务环节拥抱技术,迭代传统银行的服务形态,提高小微企业的金融服务质效。服务模式创新,不仅提高了小微人群的信贷可得性,也为平安银行带来新动能。

  据平安普惠总经理助理兼无抵押事业部总经理倪荣庆介绍,平安“普惠金融”主要针对“两难”问题的核心人群,小微企业主,尤其是三、四线城市的小微企业主,以及传统银行借贷难以覆盖的个人客户。“普惠金融”的产品将针对大众化客群,开发贴近大众客群需求的小额、有抵押无抵押、随借随还等品类丰富的普惠型产品。

就中国平安集团而言,如何解决小微人群的“最后一百米”问题,陈心颖表示,中国平安在零售金融、小微金融领域发展多年,在实践中探索出独特的“平安路径”。她分享,中国平安从行业痛点切入,以科技创新和模式创新双向驱动,促进银行和非银高效互补、金融与科技深度融合、聚合化发展提升供给质效,从而实现需求侧获得感和供给侧商业可持续性的平衡。

  平安付是平安集团斥资数十亿,历经1年3个月出炉的线下第三方支付业务管理和投融资平台。这张第三方支付牌照,也被认为是马明哲布局互联网金融的重要“触手”。

发挥差异化优势,互补合作扩大普惠金融覆盖面

  陆金所董事长计葵生在今年3月份表示,上市一定是趋势,只不过尚未定时间表。

供需矛盾+收益成本矛盾,小微企业融资困境仍是挑战

  据张志勇介绍,在发展模式上,平安付主要依托平安集团的综合产品资源以及平安多年来在财富管理方面的经验,而客户资源则是平安付的先天优势。根据统计,来自于平安集团的内部客户资源的比例占到30%,其他的都是平安以外的用户。

“小微企业融资难是世界性难题,但中国的普惠金融发展有非常好的环境和政策支持,企业需要解决的是如何实现落地。”6月28日,“2019普惠金融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中国平安联席首席执行官陈心颖分享了中国平安服务小微企业融资的实践及思考。她认为,通过“科技创新+模式创新”,激活小微信贷供给侧新动能,可以打开普惠金融更广阔的图景。平安普惠董事长兼CEO赵容奭也在发言中分享了平安普惠在实践探索中,通过业务开放、能力聚合解决小微信贷问题的新思路。

  在22日的线上发布会上,中国平安集团品牌总监盛瑞生[微博]也回应称:“平安集团对任何有利于公司长远发展和股东价值增长的事情均持开放态度。互联网金融和传统金融应该有不同的估值模式,我们相信,未来市场会有机会认识平安互联网金融的巨大价值。”

陈心颖在题为《科技创新+模式创新,激活小微信贷供给侧新动能》的分享中谈到自己对小微企业融资环境的看法。“小微信贷供给难的主要原因是面向这部分人群的业务存在‘三高’、‘三无’的特点。”

  中金公司研报也认为,中国平安加速分拆这些业务上市,既有利于将潜在价值显性化,也可以利用资本市场时机加速互联网业务发展,而且也能够减少企业文化上的摩擦,建立具有吸引力的人才引进机制。

通过银行和非银行机构进行互补的合作,可以扩大服务的覆盖面,让更多人群获得服务。“比如银行的资金能力强而且成本很低,保险机构的风险评估与精算能力强,可以为资质不够的客户增信,同时为资金方分担风险;不少非银机构在科技应用和数据创新上有能力很强,或者在获客、流程设计上也有很多创新。”

  平安付与万里通整合

在我国经济版图中,小微企业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市场主体占比超过90%,贡献全国80%以上的就业,但小微信贷规模只占到25%,存在显著的供需缺口。而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主要来自两组矛盾,供需矛盾和收益成本矛盾。

  毕竟,平安集团高层今年多次的亮相表态,无不表明“平安将旗下互联网金融子公司单独剥离上市”的诉求越发强烈,这无疑亦是公司陆续整合各子公司业务的重要缘由之一。

科技创新+模式创新,打造小微金融服务样本

  平安普惠高管团队也随之出炉。韩国籍的平安高管赵容奭出任董事长兼CEO。赵容奭曾供职于汇丰、花旗等国际金融企业,有逾10年的消费金融经营管理经验。此外,平安普惠风控、营销、产品等多个条线都有来自于韩国、中国台湾、中国香港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高管。

面对比小微企业体量更小的个体工商户、自雇经营者组成普惠信贷的深水区和新蓝海,需要通过模式创新来化解难题。平安普惠将环节打开,将能力聚合,通过构建聚合平台,将复杂的信贷业务链条分解为获客、风控、增信、资金等多个环节。在每个环节,连接具有独特环节优势的市场主体,让专业机构以高效能的方式解决专业难题,打通金融资源和小微群体之间的“最后一百米”。

  虽然看似无交集,但在实际业务运营过程中,这两大平台的客户群相似,业务模式互补。显然,为了资源协同,整合势在必行。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平安付和万里通“三通合作”早有铺垫,即账户通、交易通、商户通。

赵容奭对吴晓求的观点表示赞同。在他看来,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慢这三个问题,“应该分阶段解决,当前融资难是首要问题,必须优先解决。”赵容奭表示,“在目前的条件下,我们需要先根据成本和风险定价,在盈利的同时,不断进行科技创新、模式创新。”

  平安付深圳分公司总经理张志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整个第三方支付市场,平安付走的路线和支付宝[微博]、银联钱包完全不一样,平安付可以倚靠平安的整个资源,相对于其他金融公司,有更好的金融产品可以利用。”

  此外,远程业务事业部总经理徐汉华来自香港,加盟平安前曾在宝洁、戴尔[微博]等外企任职大中华区管理工作;线下销售事业部总经理陈东起此前任平安产险河北分公司总经理。

  赵容奭对整合后的普惠金融业务架构进行了详细介绍:平安普惠整合了平安旗下平安直通贷款业务、平安易贷业务以及陆金所辖下的P2P小额信用贷款业务三个模式。

  除CEO赵容奭、首席风控执行官林允祯来自韩国花旗外,抵押事业部总经理秦福荣加盟平安前任职于台湾国际商业银行,无抵押事业部总经理倪荣庆是在平安工作逾20年的“土著”,SME事业部总经理吕娜则来自于民生银行福州分行。

  在业务上,有抵押业务将补足大额贷款的短板,成为最具潜力的新兴业务之一。而新开展的中微企业业务,将负责解决中微企业融资难问题。

  在今年6月股东大会上,任汇川曾坦承“委屈”:中国平安的股价未完全反映其互联网业务板块的估值。CFO姚波、首席保险官李源祥、COO陈心颖等管理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均表示“并不排除将互联网子公司单独上市的可能性”。

  “危机感”是平安集团董事长马明哲常挂在嘴边的词语;这位掌舵人将过去的2014年视作平安有史以来危机感最强烈、自我革新最深刻的一个年度。

  时代周报记者 曾令俊 发自广州

  平安如此调整或为上市做准备。“公司估值将合二为一并显著提高,有助于加快融资、上市的节奏。”任汇川在内部信中毫不讳言地谈道。

  据平安集团透露,现在进行的业务整合亦是水到渠成,不涉及裁员。整合后新的组织架构将以“端对端”划分产品线为原则,并引入更多系统建设、IT科技等方面的专业人才。

  “通过整合,将平安付在交易支付、资金账户管理、互联网理财领域的优势,和万里通在积分管理、消费场景、忠诚度营销等方面的强项有机结合起来,确保双方的核心产品包括壹钱包、支付插件、积分管理等,都将获得加速发展。”任汇川在信中提及道。

  此次突然整合,也在张志勇的意料之外,因为平安付这两年的发展一直顺风顺水。据平安集团提供的数据显示,2015年一季度,通过平安付进行的各类支付交易额达到2024亿元;万里通是业界最大的通用积分平台,主打积分好花、积分当钱花的概念,至2015年一季度末,万里通注册用户数达7746万,累计交易规模达到24.75亿元。

  进入2015年,这种“危机感”或许正在蔓延,平安集团自我革新的力度也在加大。时代周报记者近日获悉,平安付与万里通两家公司将合二为一,着力打造平安互联网金融除陆金所、平安好车、平安好房等业务之外的又一极。

  赵容奭透露,在规模上,截至目前,平安普惠的员工总数接近3万名,累计客户数约200万人,贷款余额已超700亿元,门店数近700个,覆盖全国131个城市;预计到2018年,平安普惠的总计覆盖人群将达到2500万,其中2000万来自线上平台,500万来自线下营销,预计到2018年,贷款余额将达到5000亿级别。

  不仅是平安付与万里通两家公司合二为一。今年3月,中国平安[微博]宣布打造“平安普惠金融”业务群,将旗下信保、陆金所辖下P2P小额信贷业务、直通贷款三大块业务进行整合。

版权声明:本文由pk10大小单双必赢计划发布于谈股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平安付与万里通大整合,陆昊会见平安保险有限